yusa严重不足的我快要死了

情感无限溢出的repo

2016.12.18

中国,深圳,保利剧院

Live Spectacle 《NARUTO-火影忍者》 千秋乐

19:30-22:30

 

其实我现在整个人是磕了药的。(23:30)

18:30进入保利剧院,看见正中间的巨幅海报时,内心就已经很不平静了,比起激动,更多的是紧张。或者在此之前就开始这种状态了,我认为这是,近乡情怯。

A席第四排,座位紧挨通道,感谢保利剧院的自由选座系统。

19:30正式开始,直到听完了旁白,看到三代目出场,我依然有一种身置梦中的恍惚感。等到鸣人的影分身特效出来时,果然是满场的惊叹声,演员们走下舞台,站在VIP席的通道处,在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,看着他们身上的led灯,我要大声的说,很帅气,一点都不尴尬!

樱井圭登的声线比佐藤流司要沉一点。从声音上可以感觉到二人对佐助不同的理解。佐藤桑的佐助给我的感觉是,很帅气,但果然还是个孤独的中二少年啊。樱井桑的话,大概仇恨感更重一点,这个孩子之所以性格很糟,是因为经历太悲惨这种感觉比较突出。(两人的佐助都很棒,妹子们的尖叫声作证!)

小樱的自我介绍和日本公演的稍有不同。日本公演是在背景布的卷轴上打出一个心型的灯光,本场则更加少女,满卷轴都是粉色的小爱心,很love live。

不得不佩服舞台编剧们的脑洞(后面会反复出现这句话,我脑子不太够用,就只当是排比吧...),用蹦床表现鸣人和佐助的修行以及之后的打斗实在是太天才,空间感非常强,很巧妙的体现了火影反力学原理式的独特动作场面。

白出场的时候我绝对心跳加速了!!今村美歩绝对是从我脑子里走出来的白!!白的性格就不用说了,更重要的是她完全演绎出了那种介于少年和少女之间的感觉。我以后大概很难再接受其他真人版的白了。说道再不斩,片山桑跪地长啸的那一声こぞう(小鬼)真的是非常震撼,正真的再不斩,正真对白的感情,全部都包含在里面了。

打斗场面的动作就更不用说了,非常还原岸本老师的风格。顺便,这次的舞台剧对led灯的使用真是各种画龙点睛啊。鸣人的影分身,白的千本,佐助的手里剑,以及千鸟和螺旋环(个人觉得这两个在BD里的效果更好)。

接下来兰舞姐姐的大蛇丸真是让我有震惊之外的震惊。比之日本公演,这次兰舞姐姐的声音更加还原了动漫中大蛇丸声音的沙哑粗砾,可以说那种岩石磨砂般令人不愉悦的声音堪称享受,自带BGM时尤为。

之后就是中场休息了,观剧的时候只觉得自己肢体僵硬脑在颤抖,那么到这时我终于反应过来,对旁边的好友说到:“我大概是嗑药了。如果我是一个人坐在剧院里,中场休息没人和我聊天的话,我大概会原地爆炸。”(这就是看现场和窝在电脑前一个人看BD的本质差别,肾上腺激素的分泌完全不在同一个水平。)

下半场的节奏非常紧凑。

第一个重头戏,三代之死。尸鬼封尽出现的时候我内心非常感慨,但是大概是没有三代的葬礼及其BGM的原因,所以原本的一大泪点杀器更倾向于一个单纯的重要事件。(嘛,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)

接下来第二个重头戏就是我最为重视的一段了,我爱罗的出场。虽然在原作中我最喜欢的角色并不是我爱罗,但是在这次的舞台剧里,我全方位的被折服了。首先,不得不佩服舞台编剧们的脑洞,用布和灯光投影表现我爱罗的招式;用沙画展现我爱罗童年过往;一尾出现的道具神级还原,超赛高!其次,不论是须贺健太还是植田慎一郎,其演技都无比的惊心动魄。植田的我爱罗声音比健太要更尖锐一些,也更加癫狂。“血,是我的血。”植田慎一郎说这句台词时我真想跳起来为他鼓掌。这句也是我全剧最爱台词,没有之一。但是在演绎童年期声线的时候感觉要稍微吃力一点。情感的几次起伏感染力非常强,不愧是《恶之花》春日男高的CV。接下来就是鸣人vs我爱罗了。原作中鸣人这一场的战术精妙到没有特别表现,重点全在情感上了,二人重叠的童年回忆及共鸣感表现非常自然,在时间如此有限的舞台剧中实属不易。(所以说沙画的想法真的很厉害!)二人最后筋疲力竭,瘫倒在地,鸣人依然试图一点一点挪到我爱罗身边,一直处于疯狂状态的我爱罗终于感到了害怕,略带惊恐的说了一句:“不要过来。”这个时候,我们听到了三楼观众的笑声。或许这个场景放在真人上是有那么一些喜感,但是于我个人而言,这个情节一生难忘。舞台剧里,鸣人是用小臂一点点挪动,但是原作中,浑身无法动弹的鸣人是用下巴在沙地上移动。正是这一点让我爱罗感到了害怕,正是这一幕,让我强烈的感受到了他的忍道,他的觉悟的可怕。感谢舞台剧展现出了这个场景,让我重新想起多年前的种种。

第三个重头戏,佐助与鼬。第三次不得不佩服舞台编剧们的脑洞,用空中绸缎舞这种方式来表现火影最重要的主题--羁绊。只是看BD的话,很多人觉得这个有些怪异,但是论现场效果,这一段无可挑剔。增田俊郎此时的BGM真的有一种让人的心跳跟着节拍走的力量。最为值得一提的是,鼬对佐助使用万花筒写轮眼这一幕,BD里是给了写轮眼一个特写,演员的动作自然被大家忽视了。实际上,在鼬说这句话时,舞台上出现了全场最危险的一幕:演员的身体整个突然倒挂下来,只依靠腿部力量悬停在半空中。那一刻,在剧本谋划已久的古希腊式悲情和危险的舞台动作的双重压力下,我只觉得自己心脏骤停,双目被鲜血般的羁绊刺痛,时间仿若归零。

(啊,为什么气氛突然变沉重了,说点轻松的。)

丁次的演员本身就会杂技,所以动作场面观众几次鼓掌叫好。之后倍化术的互动大家也完得很开心,唯一有一点小可惜的是气球没有推到B区,后面的观众们没有享受到。(其实我这边也没有)正常之后的我爱罗出场时也凹得一手好造型,和兜打斗跑到了舞台最前端。还有什么能比近距离看两位美人肉搏更令人激动不已的吗?如果有,那就是两人还跳下了舞台,在VIP席的通道处边打边跑。

第四个重头戏,也就是最后的高潮,终焉之谷的决斗。认真说的话,看BD大概更好,舞台太过丰满,需要反复观看才不会错过每一处细节。现场的话,就是会被鸣人和佐助强大的气势震撼得不能动弹,音效的加成给我一种每一个动作都打在心脏上的错觉。在场观众反应最激烈的大概是佐助一拳打出去,鸣人至少滚了八个圈那个场景。真是不容易啊,觉得他差点就要撞到舞台最旁边的投影灯了(日本公演,因为舞台限制只滚了三圈)。在这里说一下回忆杀的问题。大家都喜欢拿回忆忍者这个梗开玩笑这很正常,但是没有回忆杀的火影就不是真正的火影。终焉之谷这一段我最喜欢的就是用慢动作表现出的回忆杀,展现出了主角们的成长,复杂的心路历程。

正片就到这里了,接下来就是大家翘首以待的福利部分了。(04:24)

献唱部分我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,因为那个时候小樱就在我旁边啊啊啊啊!一直看着小姐姐傻笑,小姐姐也超温柔的向我挥手,和大家击掌的时候小心翼翼地样子好可爱,手好软。井野就比较活泼,一路蹦蹦跳跳的和大家击掌,扭得可开心了。再不斩走过的时候我碰到了他的小臂,抹了我一手的汗,目线一直黏在他的手臂肌肉上(片山桑太高了我都来不及看脸...)。鸣人像风一样从我身边跑过,年轻人就是有活力啊(茶)。鹿丸真的是又高又瘦又帅,一路走过A席第一排,妹子们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堪称一股音浪。台上在唱歌的时候,鹿丸就站在小樱的后面,偷偷回头看了好几眼,鹿丸不说话也不笑的时候气场好凌厉。

最后的最后,是演员全员们站在台上的谢词。看着大家一个个拼命拗着中文做自我介绍以及花式撩妹超级有趣。鹿丸拉着全场观众一起比心,卡殿教大家千年杀(呃呃)。再不斩看着小抄跟大家说“如果可以的话,想和你们在一起”(喂喂,谁教他的)。佐助凹着造型帅气的说完名字就忘了下一句。(优等生的包袱,下次还是打个小抄吧,笑)还好,“我爱你”的中文没有忘,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满场飞的少女心(呋呋)。

 

感谢火影陪伴了我十二年。感谢火影舞台剧加深了大家的羁绊。感谢为之付出,为之喜悦的所有人。最后附上我个人对火影万年不变的评价:这才是人生啊!

 

 

 

 

 

评论(1)
热度(8)

© Aburninggame | Powered by LOFTER